首页 国内政策 社会万象 人事任免 高层领导 地方热点 时政要闻 金融财经 网贷资讯健康知识 科技资讯 新虐军事新虐论坛教师资格麻城网站目录天天特价网贷平台教育免费试用

90年代的“外来妹”们在21世纪退休时被非法裁员日记(纪实录音为证)

记者:地方新闻网 时间:2019-03-07 19:47  来源:网络整理
相关阅读国内政策】:美国十次啦中文导航周口商水
网贷资讯】:西安胃泰医院虚实在是黑,太
地方热点】:湖北省宜城市公安局局长赵有
地方热点】:新安检察张金海
地方热点】:库区灾民无土地、无安置如何
健康知识】:为了生存,穷苦的人们在恳求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90年代的“外来妹”的打工生涯被拍成电视剧《外来妹》,成为珠江三角洲发展经济时期“打工妹”们的幸福生活缩影。优先发展的广东一带是内陆许多省市年轻人眼中的天堂。90年代受诱惑来到广东的“外来妹”们,把青春和汗水洒在流水线上,每天工作10多个小时,当年的深圳工厂——“安莉芳”如今成为香港上市集团公司,20多岁的“外来妹们”如今年近50的外来阿姨们,在临近退休,劳动力丧失之际,获得如此不公正公平待遇,真是令人寒心。
  公司撤销生产部裁员中不仅不能获得合理合法的安抚和补偿,无固定期限劳务合同反而害了这些“外来妹”们,连固定期限合同工人合同到期的经济补偿金都不能拿到?罗湖区劳动监察大队对300多工人罢工集体上访如何解决问题的?工价公开和工资结构不合理,计件工资怎么被合理忽悠成计时工资蒙骗工人?假搬迁真撤销的事实如何被抹平,300多工人如何被遣散的?变更修改了三次的调解协议书是合理合法的吗(裁员后,服务22年以上的工人的补偿领取不到22个月工资,还要扣去社保和住房公积金公司承担部分,这种赤裸裸地剥削事实居然还要劳动局见证?)怎么利用不给计件工人工作任务,逼工人接受上班静坐在充满甲醛的仓库里接受最低工资标准的行为合法吗?下面是堂堂上市公司安莉芳撤销深圳生产部,无厘头搬迁两次,300多工人莫名其妙消失了?
  这些“外来妹”们的假搬迁真撤销过程的受迫害日记如下,同时还有录音佐证左右事实:(自2017年11月开始深圳生产部没有任何正常生产任务给这些几件工人,除了打包搬运工作然后就是静坐边刷油漆的甲醛仓库)?这是怎么样的现代化企业和上市公司?劳动监察大队如何处理300多工人集体上访和裁员的?公平公正在哪里?

  日期 小记
  11月3日 上午正常车衣(完成任务)下午没任务,开始计时(帮助QC部门检查质量)(QC工人全部离职)
  11月4日(周六) 加班帮助QC部门检查质量(计时)
  11月5日(周日) 加班帮助QC部门检查质量(计时)
  11月6日 帮助QC部门检查质量(计时)
  11月7日 帮助QC部门检查质量(计时)
  11月8日 帮助QC部门检查质量(计时)
  11月9日 帮助QC部门检查质量(计时)
  11月10日 上午9点开始到原料仓仓库贴标签。
  11月11日 放假
  11月12日 放假
  11月13日 打杂。把各车间的纸箱搬到五楼,拆纸箱,分好坏,然后一捆一捆绑好并重叠起来。
  11月14日 :打杂。上午搜集完各车间纸箱,拆纸箱分好坏。下午;拉水洗胶箱,擦干胶箱,贴胶纸。14:50左右到二楼问孙莉生产部搬迁的具体地址,孙莉在开会,有人说替我们传达,孙莉说叫我们有什么事一个小时以后再去找她。16点的时候再次下去问孙莉我们现在属于停工停产,做杂事工资怎么算 ?她说做杂事记工时,我们顺变问公司以前未足额缴纳的住房公积金和社保什么时候给我们补缴?孙莉说11月登记12月我们把自己该缴纳的先补给财务,我们缴多少公司就给我们补多少。说具体搬迁的地方叫生产部经理告诉我们。16;55生产部经理孔劲松给我们剩下的二十几个人开会:你们想知道新厂的具体地址在南岭村统建楼旁边,人人乐楼上,我们说不知道在哪里?孔经理恶狠狠的说:“不知道可以去问人,还可以在百度上搜新场在南岭村东雅集团”。有同事说都18号要搬了怎么不贴个告示出来给我们说一下具体的位置?孔经理说通知早就出了!是出过一个通知说新工厂搬到龙岗,可龙岗那么远大家真猜不出在龙岗的具体哪个位置。经理说他不是公司只是内部告诉我们,说今天14号厂房在装修,电还没接,现在在旧场拆灯管预计17号装好,这几天正在打包18号开始搬迁,28号搬完。预计30号全部准备好。在这期间大家所有的工作就是打包整理,所有人都在打包整理,我们就按最低工资计算,没有车货就没工票叫只能按计时工算,有同事说咨询了劳动监察大对,监察大队的回复是按上月的工资结算。孔经理说公司违法了可以去告,他只知道做8个小时就给8个小时的工时,做十个小时就给十个小时的工时,觉得不合理的该找谁找谁,该投诉就投诉,爱找谁找谁,一直强调他也在打包整理什么都干。在非计件的情况下什么都要做很正常。搬过新场以后也是要整理东西什么都要做!说可以发个新场的定位给我们看!
  11月15日 :拖水洗、擦贴胶箱,然后15个胶箱一叠,上面配15个胶盖拉到指定的地方。
  11月16日 :做15日同样的工作,下午孔经理说有愿意去新场看的同事可以13:30在保安亭集合,车只能载11个人分两批去看新厂,去到新厂里面转了一圈,很明显是刚刚开始装修的仓库,有的地方还在刷墙,一进去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几乎都感到头昏,想吐,有几个出来就吐了!厂里面没看见装空调。坐公司的车回来另外十一个同事去看,回来后写诉求:大多数同事都需要转几趟车要求公司补交通补贴、装空调、提供职工食堂(前面公司说公司搬迁是公司发展及安中公司发展的重大进步,通过搬迁公司的整体形象、环境会有大的改善)回来后雷洛丹说环境怎么样?有什么感想?如果有想走的可以提出申请,不走的要提出交通补贴(有照片)
  11月17日 11月17日:我们被萧姑娘带到一楼夹层帮忙要装箱的原料从货架上搬下来整理打包封箱贴标签。奇怪的事情是我们决定与公司共进退的工人(除当官的以外)全部不用加班,而签协议了又继续帮忙整理打包的所有人都是每天晚上加班、星期六、星期天一天不落的加班。
  11月20日 上午我们到公司上班,要打包的也打得差不多了!我们坐在车间等公司对我们的诉求有个答复。雷洛丹叫我们没事去龙岗仓库上班,我们都说带中午饭了!去那么远不方便,有同事说单车在老厂,雷洛丹说可以下午去,有同事说我们去那么远是否有交通补贴?雷洛丹说:这个我不能回答你们!只知道早点整理好才可以早一点开工!反正也要慢慢适应去那边上班!我们说我们的诉求能不能有个回复,雷洛丹说关于诉求的问题我不知道找上面。有同事说那边装修那么大的味道,有的进去转一圈出来就吐了,还有一同事回来又吐又拉,受不了那里灰尘又大油漆味也太大!雷洛丹说:“我管不了那么多,我都不一定下个月还做了!你们不要钱我要钱。现在现实的问题是11月31一定要把房子交出去给人家,有同事说还在装修就叫我们去做事,水没得喝卫生间也很脏,真的没” 有同事说:“真的没把我们当人看!” 有一个剪线工去签了协议走了!雷洛丹说:“包装部的同事已经去那里上几天班了!(包装部的有留下的五个星期六、星期天都在加班)”有同事说你们多少工资我们才多少工资?雷洛丹说不能这么说要钱也要命呀?同事们都怕中毒了,不愿意去新厂打杂!说诉求不回复就不去新厂干活!大概上午十点左右生产部经理孔劲松来车间给我们开会:“我只能安排你们做事,别的我不能答应你们最低工资标准是可以保证的,你们想要多少钱?你们要是觉得钱不满意,你们跟公司谈,你们要求的事我能回答就回答,不能的回答你们的我就转公司高层。我安排的事情你们要配合我来做,不配合我可以不给你们记工时,有什么问题可以提,新厂这一个星期没有电,愿意去新厂做事的厂里有车送你们去。”有同事说你多少钱我们才多少钱?我们原来用来装私人物品的柜子搬走也不通知我们?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这个时候孔劲松几乎是吼起来了:“难道我搬东西还要向你们请示?就是蛮不讲理你们爱怎样就怎样?”在老厂没事做了,去新厂我们才去过一次还不知道怎么坐车,诉求交上去了要有个答复!下午胡**上午和孔劲松争了几句的工人直接到二楼去找孙莉了!下午四点多时候孙莉、胡冬梅、上来给我们回复我们的诉求,一条一条全部给我们否了!说交通费不可能给我们补、关于宿舍只有公司原来在布心的宿舍可以住,新厂要住宿舍可以自己去租公司不可能给我们租,原来未足额缴纳的社保和住房公积金下个月再统计了给我们补缴,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的协商的大门这个月一直向我们敞开!今天就不用去新厂了,明天住着离新厂近的同事可以直接去新厂上班,给我们一段时间适应,可以早上八点半上班,我们会看谁是愿意做事谁是专门找公司的茬的。郝宗英拿着相机上来全称录像了!
  11月21日 早上八点多的时候公司有车带了十四个车缝工去新厂帮忙拆包上架装修的,有几个同事去了都带了两个口罩进正在装修的厂房帮忙拆包整理把物料摆上货架,新厂里的空气污浊不堪,灰尘大,气味重,有几个同事都吐了好多次。有时候大家受不了就会出来透透气!下午四点多公司的车把我们接回老厂,孔劲松说明天不能来的就在老厂帮忙打包一天,后天再到新厂来换22号拆包的员工!
  11月21日下午人事部的孙莉、胡冬梅、已签协议的原生产部生产部管人事的刘富莲来新厂,我们都提出上班坐车极不方便能否给我们在公司周围租个宿舍?无果。中午吃过饭以后有住在新厂附件的同事带我们走了一下附近的地铁站到新厂的路,从地铁站出来都要走二十五到三十分钟,这一趟下来,不是上坡就是下坡,尘土飞扬的,在路途中又有几个同事向签协议了!
  1月22日 由于21日去龙岗仓库上班太辛苦了!大多数同事或手臂痛或腿痛,生产部经理孔劲松叫我们在旧厂上班(在原料仓帮忙搬布料)。下午的时候,香港的萧爱卿(生产部的质量技术总监我们都叫她萧姑娘)站在角角落落象看犯人一样看着我们拖布料,更确切地说就象监工一样。三点多的时候要求我们干的活就差不多做完了!后面就没事给我们做了!
  11月23日 早上八点多坐公司的车去龙岗仓库做事,主要是把物料对号拖到物料架拆包取出并摆放到相应的物料架上面。下午四点过五分的时候,接到公司方面的通知说没有车来接我们回公司。老厂办公室的同事们也在打包准备搬家!23日又还有装修公司的人在刷油漆,味道挺大的!
  11月24日: 早上到老厂上班,把三、四、五楼的胶箱和胶盖拖到四楼。刚拖完萧爱卿就叫我们跟搬厂的车去龙岗仓库上班!去龙岗仓库也是做粗活拉货架和做23号同样的事情。奇怪的是签了协议又被请回的临时工星期六、星期天都都加班,我们这些与公司共进退的员工从11月5日以后都没安排过加班!还有就是研发部和写字楼的同事们搬厂前(研发部20号还在正常上班、写字楼的11月22号还在正常上班,23号开始打包,27号都正常上班了!)就生产部的员工从11月2号开始陆续都开始计时打杂从10号开始就帮忙有一个重要的忘记了!24号下午下班的时候通知我们下星期一直接去龙岗仓库上班早上八点

  11月27日 到南岭龙岗仓库上班,早上一进龙岗仓库一股很浓的油漆味让人不能呼吸!很快都拿凳子到外面坐着,做同样的事情那些请回的临时工和剩下的拿月薪的同事星期六、星期天晚上都在加班!可从没安排过我们车位加班!今天主要是把老厂搬来的布料按编号上架!据我们认识的研发部的同事和写字楼的同事都只整理自己的东西等一切都安排好了就上班了!而我们几乎参加了搬迁的除搬运以外的一切体力活!
  11月28日: 我们生产部剩下的员工都到龙岗仓库上班了!上午把物料拉到对号的货架拆包放好!有管理处的人派人来打扫窗里窗外的蜘蛛网!据说11月24号晚上公司的门边的布料架上的布料被偷了不少,仓库里面还没装监控,上午就看了一上午的门,下午上班还是做杂活,把老厂搬过来的在龙岗仓库还没有架位的物料挑出分类摆好!有什么事就做什么事,搬货架、搬衣车排好流水线的位置!由于香港的萧爱卿一天拿个本时时刻刻偷偷来点数抓谁偷懒,本来这种体力活我们就没做过,累了肯定要休息一下!又加上厂房11月16日才开始装修,现在也一直在装修涮漆,油漆的味道太重了!可是一坐下来萧爱卿就来了!在这种重压之下下午又有一个车位登记签协议了!孙莉说明天不用她亲自去写字楼摁手印!还说有谁愿意协商的人可以在门卫哪里登记!胡**实在受不了了去登记了!
  还有11月28号开始就陆续有研发部的压模的机器和压模的工人也来南岭了!压模车间温度是非常高的,仓库、车间、模部同在一起是否合规?还有运往山东的新机器也放在南岭,已然就是一个仓库!
  11月29日: 上午在龙岗仓库把搬迁过来放在包装部的东西分类、拉货架摆好!下午把蕾丝花边一大箱一大箱的几个人上起降架升至最高的货架摆好!很多人都觉得头晕、头痛!不知道是空气不流通的原因还是油漆味道太浓的原因!总之头晕头痛感觉缺氧!准备签协议的胡东平接到孙莉的通知说11月30日人事部的人会过龙岗仓库来给愿意签协议的员工办理!还有今天还有前几个月被划到生产部的原成品仓的同事也来龙岗仓库报到了!他们既没录手印也没有签名的记录!不知道干啥!也不知道哪里是他们的位置,他们坐一下就走了!十几个人还剩三个人!
  11月30: 把蕾丝花边包几个人合力推上起降架上到最高的货架上摆好!下午又被叫去帮忙看门!中途帮忙搬货架!下午1:30分胡**被孔劲松带到草铺中设大厦17楼签协议!今天签协议听胡**说有五个人,其余四人是成品仓的。今天把以前公司没足额缴纳的社会保险补缴了!
  12月1日: 今天就上午搬了几箱蕾丝花边就没给我们安排什么事了!就看着吊车、蚂蚁搬家公司帮忙搬研发部的压模车间的很多机器和棉等一些关于压模需要的材料!很大的灰尘加上消防管道还在刷油漆,我们都找稍微空气好一点的地方坐着!现在生产部经理也调部门了!翠山工业区的研发部一直打了卡就出去玩了!说是油漆味太重!还说准备把我们生产部剩下的车位和包装部的人要合到研发部去!龙岗仓库刚收拾干净了又要把我们往翠山搬!
  12月2日 最近几天头晕、头痛、呕、晚上睡不着觉,上午去社康看医生,医生给我开了一大包药。我不放心下午又去罗湖医院看医生,医生说我可能太紧张!的确这段时间公司没给我们一个明确的说法,一天一个主意,天天逼我们真是要崩溃了!
  12月4日 今天在南岭上班!上午给研发部腾地方。(原来生产部放的东西搬到别的地方)下午把要发往常州的物料逐一从相应的架位上找到并拉到指定的地方!由于仓库里没有排气扇、空调也没装好!时间长了就头痛并伴有晕眩的感觉!听说老板要来,萧爱卿给门卫说上班时间不让我们出去!四点半的时候实在头痛的厉害就出去透透气了
  12月5日 今天在南岭上班,把要往常州发的物料找出拉到指定的地方,都在布料外面套一层塑料袋子,贴上物料标签和料号,下午拖物料的车来了,我们就把物料拉到外面上车!萧爱卿一天到晚盯着监控看谁站着没做事马上就来问咋老是站着?我们刚学着做搬运工累了还是要歇一下吧!可没有她一天盯着监控那么轻松!
  车位18人,生产部总共30个人!
  12月6日 在南岭上班,今天继续做前两天没做完的事,在仓库里找到准备发往常州的物料。上午10点多的时候孔庆麟来给我们和公司共进退的人开会说:“公司搬迁三个地方,原来打算南岭有一个小的团队,计划没有变化快,现在翠山和南岭还正在调整中,南岭现在这个地方有变化,要原本搬来翠山的要搬去翠山,研发部大的机器在翠山还是有点问题,模压加工还是有问题,研发要进到南岭来,所以要我们跟研发置换一下,至于什么时候走要等公司的通知,翠山部分的员工要去中设广场、部分员工要来南岭,这是公司搬迁的二次调整,这几天没什么工作做,(实际上我们一直是什么事都做。如:搬运工、仓库挑物料、清洁工等等) 考勤是要记的,可以帮助原料仓的人,没事做也要在这里,如果领导来没见人是会记缺勤的,现在有二十四个人就是一个团队,有一个主任配合萧姑娘管理。去到翠山可能会发生变化,也可能调一些小单给你们做,也可能办房要扩大,把你们融入到板房,公司具体的通知还没下来。南岭现在这么乱,我们不适合再呆在这里,去翠山是最好的选择,现在18个车位加包装五个加机修一共24个人。”留下来的人说就是在南岭有生产部才留下来的,这么大一个公司,说变就变,到南岭来也是搬迁前三天才知道具体地址,搬迁也没有一个说法,现在又要搬到翠山,有的同事把房子都租过来了怎么办?从来都没有一点搬迁补偿之类的!孔庆麟说如果觉得不方便可以继续协商,这个渠道仍然开放,去到翠山就没有这个渠道了!翠山比南岭好很多!老话题就不要提了!有员工说就是变相逼我们走,搬来搬去给我们造成的困扰损失都没有一点说法,公司还有没有一点信誉?孔庆麟说补偿没有,员工肯定跟着公司走,公司怎么可能跟着员工走,跟公司的信誉没关系,反而要配合公司的调整安排。天天爬上爬下搬来搬去还要被监控。有员工说,搬来搬去,就不想搬,不要生产部就把我们开掉算了!孔庆麟说员工就是服务公司的不搬试试看!我们转达信息具体什么时候搬等通知!接着孙莉来了通知我们准备我们自己该缴的社保和公积金的钱打到财务部。如果员工自己愿意协商就可以,要把公司缴的社保和住房公积金扣出来!大部分都是想协商但是要帮我们补缴完社保和住房公积金N+1的补偿金就协商走!要不就不协商!因为是协商所以公司怎么说就怎么样!同事们说谁也没想到留下来天天当搬运工!开会说签协议走的人帮忙搬迁,留下来的要放假。
  孙莉说:本来公司搬迁是没有钱补的,按原来的方法补别的没得谈!公司早就研究过的,公司合法合规本来是零,现在给你们N已经不错了!
  希望你们早点想通,能拿一点是一点,个人来对抗公司,钻法律的空子,想拿高点再高一点,不要挑老板的毛病!
  下午,我们打了罗湖劳动局张局长的电话,张局长正在开会,不过没过多久,劳动局的人就打电话来了问情况后说公司调岗位是可以的,但是要同等待遇或提高待遇才行!劳动局说了解情况明天回复我们!

  12月7日 在南岭上班,继续帮忙找要发往常州的物料!找到后装箱、封箱拉到指定的地方待车来后装车!各种钢圈、胶骨、丈根等等都是非常重的物料!
  12月8日 今天休年假!在南岭上班的同事们仍然是找料打包并搬到指定的地方!同样是做一样的事,萧爱卿都区别对待,月薪的工人加班,让我们计件工人静坐计时卖苦力,这些本身公司没单给我们做又把我们晾在南岭做苦力给我们工时的车位雪上加霜!公司这样苦苦相逼不知道何时是个头!
  12月11日 在南岭上班,按照准备发往常州的物料从相应的架位上找到、装箱、打包搬到指定的地方。上午11点多的时候11月份的工资发了!大多数都很激动,大包小包的帮忙打包搬运、拆箱、上架,现在又装箱、打包、搬到指定的地方等等!干着又苦又累的活拿着工时工的低工资!有同事打电话问以前罗湖劳动局的张局长,张局长说在开会,叫打另外一个号码,是一位稽查大队的女工作人员接的电话,意思说没低于最低工资标准就可以,同事们都很气愤就问了她的工号和姓名,感觉底层的个人要想劳动监察大队为我们主持公道太难了!很不满意就挂断了电话!不久那个稽查大队的接电话的(麦艳芳)又打电话过来明显和前面说的不一样,说工资要按平时上班工资计算!本来搬迁没单给我们做,什么补贴都没给我们加,我们又在积极配合的做许多重活和杂活!拿这么一点工资个个都不知道找哪里说理!听研发部的同事说他们发工资也去找公司领导了!以前未足额缴纳的住房公积金今天发下来要补缴的数目几乎都不对,少的几百多的几千不等和以前在孙莉那里查询的数目有很大差池!明天生产部的二十几人也会去找公司领导!
  还有今天发工资我们18个车缝工,萧爱卿只给曾忠英和龙思明补几百元的特别津贴!这一直都是萧爱卿整人的方法,给她喜欢的加工资!想整的就不给活干不加工资不让加班!
  12月12日 南岭上班继续帮忙找布料,查询发往常州、山东还是深圳留用或者报废!贴上标签并搬到指定的地方!一早看见原生产部经理孔劲松今天来上班了!我们去问原来承诺给我们没货车的时候的150元补贴怎么没有了?孔劲松说现在是孔庆麟说一切补贴都取消,人事部算帐的刘丽就是这样算的有多少就是多少以后都没有任何补贴!有同事又说怎么签了协议走的都有150元的补贴,为什么我们做了一个月的却没有,孔劲松说别人有没有跟你们没有半毛钱关系!我们说没货做是公司造成的不是我们做不了的原因!怎么说都是孔劲松说现在他都是外发部的了这些他管不了!觉得不合理找孔庆麟或者孙莉!生产部的全部同事都发现发下来要求我们补缴住房公积金的数目比原来在孙莉那里查的数目少了,少的几百多的几千不等!有同事打电话给孙莉,孙莉说原来的是估算不是很准,说要开会,我们说没有缴费明细我们下午就到中设广场去找孙莉!下午萧爱卿要我们去配合机修师傅把要留下的电车拉到一边,把要拉走的电车拉到另外一边,把车摆好,下个星期一准备开工车货了!车间和仓库在一起还没有防火墙这样真的可以生产了吗?以前已排好流水线了,一下要求我们又把电车并拢现在又叫我们排好流水线,折腾来折腾去,电车都拉了好几遍了!一个单都没有一件货也没车!真不知道公司到底是什么意思!下午四点钟左右孙莉来了,我们把补贴的事也说了,她也说这是电脑自动补的,没办法,跟着搬过来就是这样的结果以前都说过的,搬过来的都是有心理准备拿现在这么多工资的,如果找到好的工作随时可以签协议走人!签协议的大门从南岭搬到翠山之前都是向我们生产部的同事开放的,意思就是要么签协议走人要么接受低工资!
  2月13日 在南岭上班!上午拉电车排位擦干净电车!擦完车,萧爱卿叫向琼、张玲英、张娟娟、何芸芸、曾伟兰五个人去帮忙拉物料送到拉去常州的货车上。下午帮忙搬物料上到去往常州的大货车!
  12月14日 今天在南岭上班,萧爱卿叫我们十七个车位(有一人今天休年假)轮流帮忙挑出布料分别是发往常州、山东还是留深圳?再拉到指定的地方!听保安说原安莉芳公司食堂三个员工,一个女同事安排去中设广场打扫卫生,还有两男同事被调当保安。昨天王静茹来南岭说原食堂的三人可以签协议走人了!那一女同事已签协议了!俩男同事今天去找孙莉说签协议可以,是公司不要我们的需要2N+1倍的赔偿,孙莉说公司要你们当保安,可今天下午就通知他们不用加班,节假日都不让他们加班!
  12月15日 一个多月来都睡不好觉,很难入睡好不容易睡着了又很容易醒过来,醒过来就再也无法入睡,白天头晕眼花,眼睛睁不开!一天无精打采的,回到家都不想动不想说话,家人催我去看一下医生,今天就去罗湖区人民医院挂问导医这种情况要挂什么科?导医说挂心理卫生科,医生说我可能是工作上不开心和外在的压力造成的,要我做个心电图,结果说我窦性心动过缓和室性早搏,我也不懂医生说做一个动态心电图进一步检测心脏功能,24小时内不能做激烈运动,平时正常工作没关系,并且要多和同事朋友交流。于是我就带着动态心电图的仪器去公司上班,下午萧爱卿叫我帮忙搬纸箱和裁片,我说今天不能做激烈运动最好不要出汗,坐着车货是没问题的,萧爱卿说不能做安排的工作就请假休息,不做事她和老板没法交代。别人同事仍然是这里搬一些东西,有一奇怪的现象就是今天没要女同事们拖布料帮忙上车!今天是保安拖的据说是拖一车给多少钱!
  12月18日 也许是12月15日医生说我不能做激烈运动,那天我没搬重的物料,今天一上班萧爱卿就叫我去帮忙搬物料在电脑上查好是发往山东、常州、深圳还是待处理。萧爱卿故意整我们,只有她点名的两车位每个周六、周日都加班!下午拉物料的车来了!男同事们都一起拉物料了,我问现在咋不要我们女同事们拉了?说现在上车一人一百元。唉!难怪原来都背着手看的仓库主任和保安等男同事们都推的飞快!
  12月19日 今天早上已经开始车货了!由于物料的不是很齐全,萧爱卿给我安排的工序还没轮到,就把我安排在仓库帮忙搬物料,大概10点多的时候有同事给我说有一个同事目光有点呆痴,手不停的来回动似乎不知道怎么摆放一样,萧爱卿要她叫她给她爱人打电话接她去看病,看见她一直在讲电话,其实她没有拨通任何人的电话,听说她(张**)近段时间睡不好吃不下,公司这样来回折腾我们,各种整和逼我们,连我心态一直很好的人都失眠烦躁,公司明显要撤销生产部,又用极苛刻的条件逼走那么多人!很多同事说这一个多月一到公司就头痛感觉时间过得太慢了!下午继续在仓库做杂工(搬箱、拆箱、分类、装箱、打包拖到指定的地方)。
  萧爱卿每天给我们记时八小时都觉得不开心,时间一晃一天就过去了!昨天那同事张**的爱人打电话来请了三天假,就知道她心心恋恋说有几个月病的钱公司没补给她,住房公积金又补得少等等!加上公司的决策时刻都在变好象钻到里面出不来!现在萧爱卿为了让我们做事,车间和仓库在一起没有隔火墙也让我们车货,车间一边是仓库的丈根、布料、纸箱等,另一边是胶袋和模压车间,车间即没空调也不让我们开窗!因为公司车间楼上是一表壳厂一天到晚都在排水和一些粉尘之类的东西,表壳厂搬来的时候就说门窗都要关好免得扯皮拉筋!
  12月21日 今天在南岭上班,厂房太大没空调显得格外的冷,都穿着棉袄上班手还感觉凉凉的!下午上班的时候,张禾花和她爱人也一起来了!张**的爱人说张禾花自己跑着要上班怕扣工资!口里一直喃喃有词“我要上班,我要干活……”没办法她爱人只好跟随又不敢和她执拗!看样子是病得不轻连自己的工号都想不起来了!真不知道这同事的病怎么办?!下午孔庆麟等几个领导也来南岭工厂了!没提搬厂的事了!反正公司一会儿一个决策,这样说那样做!听说研发部的板房有几天没做事了!具体原因不详!
  12月22日 今天在南岭上班!仓库继续再分类物料发往常州、山东或留深圳,听说月底要清完!月薪和日薪的都加班!十八个车位在车货!张**也来上班了,神智不清和她说话她也不理!看得出来越来越严重了.
  12月25日 南岭上班,据说上星期六、星期天所有月薪、日薪还有萧爱卿点名的两车位曾忠英和龙思明加班,就是说这个月每个星期六和星期天都在加班!由于搬到南岭原本就不打算要生产部可任公司怎么威逼最后还是有十八个车位没有签协议,现在给我们几百件货在做,可是陪套的我们输工票的电脑设备都没有,都用最原始的还要按照萧爱卿的各种要求来交,每天交这些我们自己做的事并不知道能否被认可的事情,我问如果我们漏掉了怎么办?萧爱卿说自己负责,可是没电脑让我们查只是安要求交给萧爱卿!今天同事张禾花没来上班!据说请病假了!快下班的时候门位传达人事部的关于病假的有挂号的、病历和病假工资审核表可以有病假工资!今天上班仍有装修对的人不知道在安什么!
  12月26日 南岭上班,今天有三个同事在12月请过病假的都把挂号单、病历及医生开的假条和员工请假工资审核表都交上去了!我说这个原件我还要的,要公司核对以后还给我!门卫夏**说公司要原件核对后在还回给我们。今天是相对比较平静的一天,安装消防设施的工程队还在进行安装及检查的环节!
  12月27日 南岭上班,听同事说人事部打电话来问我们车位有没有愿意去中设广场做清洁工的?下午萧爱卿真的来问有没有愿意去公司写字楼做清洁工的?同事们都笑放着几万元钱不要买个清洁工做安莉芳公司人事部的人真是想得出来!
  12月28日 南岭上班!下个星期上班要准备从南岭搬到翠山了!这是搬迁吗?从罗湖工厂搬迁到南岭仓库300工人锐减到60多人,那个调解协议的裁员条件是拿N倍经济补偿金要减去社保公积金公司承担部分?这是什么世道?这是什么劳动监察大队调解?分明就是威逼利诱?我们这些还有2-3年退休的工人听说一问年龄就不要的,看还能在这里工作到退休有没有可能。
  12月29日 南岭上班!中午吃饭的时候萧爱卿的助理在群里面通知说下午不开工把所有的的货都打包要搬到翠山去,叫休年假的同事也回来收拾好私人物品!一个半月内搬两次!有同事受不了啦!又有一同事陈建群准备去签协议走人了!今天有一同事易长梅到期退休了!还有一同事张**请病假了!估计精神分裂了,我们是见证人啊。9月公司员工体检她都是正常的,这是怎么样的精神折磨?
  现在车位还有十五人!原料仓的有两个(李*、李耿*)清完仓库就去别的部门上班了!工资待遇是平常工资的平均的基础上提升一点!(以前加班多以后不加班也没损失)仓库已经清的差不多了!除了留深圳的!同样是月薪和日薪的人加班,还有指定的几个今晚加班、明天加班贴条和做我们下午没打包完的东西!听说昨天翠山那边有些部门连夜搬到中设广场凌晨三点五十还在整理!这么突然可能是南岭厂工厂、仓库和压模在一起没有隔火墙有人举报了!
  还有就是我们根本不知道翠山的具体的地址在哪里?我们二号到哪里上班?四点多的时候孔劲松通知说二号去翠山上班,都说不知道在哪里,怎么走不明白,孔劲松说有熟悉的在翠山上班的给我们发个定位过来!我们说没有熟悉的人在翠山上班!最后决定叫我们二号上午7:50在草铺福安广场集合沈*或刘付*带我们去翠山!
  2018年1月2日 今天早上7:50在福安广场集合有人带我们去翠山上班,一进厂门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什么东西都没整理好,我们找位置坐下来,萧爱卿安排我们把以前在南岭做事的衣车找出来并排好流水线,两台衣车对着放,现在连给我们放货货箱都放不下,就这样将就着车货,大概十点多的时候孙莉来了,29号就说想签协议的车位陈*和孙莉协商现在想公司补偿N倍走人,孙莉说要么就继续做要么就把公司补缴的住房公积金扣下来!陈*决定协商走人!下午就去罗湖劳动局摁手印了!今天在新地方上班有几个同事都说头痛头昏,又有一同事说如果天天头晕头痛也协商走人了!
  2018年1月3日 今天在翠山上班,一切正常,就是很多同事都觉得头昏
  这是生产部现在所有记件工人,生产加肩带和包装总共十八人(陈*星期五去劳动局摁手印,易长梅已退休还有张禾花精神错乱,休病假,现在车位上班的到星期五就只有十五人)。
  2018年1月4日 翠山上班,手上的货前面工序的同事已经做完了!看接下来又安排我们做什么?
  2018年1月5日 翠山上班!有一半的车位都没什么事做了,很多都开始计时了!今天下午劳动局的罗队长和稽查大队的麦艳芳来了,是来为研发部的几个同事解决问题的!具体什么问题目前还没核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