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政策 社会万象 人事任免 高层领导 地方热点 时政要闻 金融财经 网贷资讯健康知识 科技资讯 新虐军事新虐论坛教师资格麻城网站目录天天特价网贷平台教育免费试用

当今社会有扶不起的路人,石介头却有善待不起的村民

记者:地方新闻网 时间:2019-03-07 20:12  来源:网络整理
相关阅读人事任免】:中融民信打着融资的幌子玩弄
人事任免】:天津包装贷款背账 手抄 面签被
人事任免】:上海岳阳医院嘉兴分院-嘉兴联
人事任免】:财付通腾安基金(深圳)有限
地方热点】:15城财力破千亿 天津为何持续
健康知识】:安徽利辛县 镇政府领导出尔反
健康知识】:身为济南绿地欢乐颂小区业主
健康知识】:淮北讨薪教师的背后,是当今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关于深圳市光明区石介头村的所谓704股民代表许惠海、林斯兰、陈荣福、谢亚二、李门生、郑广娇、陈汉彪、关官生、项光文、严义章、卢其光等11人强行撬开江翔公司办公室所有门锁,强行霸占办公场所等恶性事件,我公司已多次报警并要求处理,但警方均以“维稳”或“经济纠纷”为由而拒绝处理。该事件从2018年12月31日晚上11点半爆发至今已近两个月时间,为了保障江翔公司的合法经营权益,我们就该事件发生的根本原因和事态发展的来龙去脉,特别向政府做一个详细报告。基本事实如下:
  一、设立江翔公司的背景和公司发展的经过事实
  1.政府宣传《强企富民办法》政策,以“划拨土地”为优惠政策指导,积极倡导设立村民股份公司,黄廷光、张珍生、彭李养3人响应政府号召,为符合政府划拨土地所规定的条件,制作了“287合作股股东名册”。
  于2001年,在原光明农场体制改革分设时期,原光明街道办和原光明农场共同出台了《强企富民办法》文件,按照该文件所列扶持办法规定:“一是同富裕工业用地按股东数核定35㎡/人;二是商业用地原则上股东以50人为基数,每家公司500㎡,以此类推来计算,到400人以上(不含400)的,每家强企富民扶持政策公司增加1500㎡。”所以,政府以该扶持办法来进行宣传,期望达到扶持解决当地户籍原居民或侨民的失业问题。对此,黄廷光、张珍生、彭李养等三人在上述政策感召下,决定借助强企富民政策,申请用地,设立和发展江翔公司,开始创业。但由于组建侨民公司还必须限制在“失业侨民”和“自由组合”性质基础上,所以“江翔公司”有别于其它6个原居民村“一村一公司”的组建性质方式。而所谓自由组合,指的是侨民可根据个人意志和个人的人脉关系自由选择登记在本村组建的公司或跨越社区登记到其他侨民公司,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公司组建历史背景。
  因为按政策规定,要用“合作股股东名册”才能够享有“同富裕工业用地”和“商业用地”划拨。在以上扶持政策号召和限制背景下,截止到2002年4月29日,黄廷光、张珍生、彭李养等3人在石介头挨家挨户的索取签名登记,以期望达到支持公司拿到申请用地的目的。但实际上,当时仅获得了287人的支持和签名。在所有登记人员均尚未出资的情况下,江翔公司将287人的签名制定成了《合作股股东名册》,所以所谓 “股东名册”是当时申请用地的资料之一,按规定,只要用地获得批准,在册的287人就能顺理成章地成为江翔公司的合法股东。
  2.《强企富民办法》无法落实到江翔公司,致使江翔公司被登记为三人合作股份的有限责任公司。
  2002年4月29日,江翔公司法人代表黄廷光等3人在去工商申请登记注册的时候,由于申请的工商登记资料没有集体共有财产等资料,所以,不能够参照《强企富民办法》所规定注册登记为“股份合作经济组织”性质,仅限于能够登记注册为“有限责任公司”性质,所以,江翔公司在工商注册登记的股东只有黄廷光、张珍生、彭李养3人。这足以证明当时江翔公司既没有得到“集体共有财产”,更不可能被认定为集体所有制企业。
  自2007年7月江翔公司成立以来,一直没有获得所谓在册股民的任何投资,也没有得到所谓的“同富裕工业用地”和“商业用地”。因为彭李养一直不参加公司的经营工作且对公司前景不看好,所以自动退出,并将其30%的股权变更到黄廷光的名下。
  于2012年7月,因为杨亚三一直参与江翔公司的实际经营工作,所以,江翔公司变更工商登记,股东变为黄廷光、张珍生、杨亚3人。
  3.江翔公司艰难的发展过程
  (1)江翔公司设立的初衷
  2002年4月29日,江翔公司注册成立。原注册资金在公司注册完成后又立即归还给了政府。但是在公司设立初始,大家都以为政府会落实《强企富民办法》规定给予登记“股东”每人划拨35平方米的同富裕工业用地划拨,甚至可以落实“股东名单超过400人名单以上还可获得增加1500㎡的商业用地等扶持”。因此,为了能够争取到更大的发展空间,帮扶到更多的侨民,于是,就自向圳美奶牛场调取了189名职工和退休职工的名单,凑足了400人以上,制定了《募集股股东名册》。需要说明的是,这些名单的调取和加入并不符合《强企富民办法》规定的扶持对象即“失业人员”身份。
  同时,江翔公司制作完“股东名册”后,并没有意识到市政府即将要下发文件来进一步理顺光明地区体制管理问题,也更加没有意识到市政府下发的文件会影响到原来《强企富民办法》的实施。所以,仍然欣喜的拿着名单向政府提出同富裕工业用地划拨的申请。但残酷的事实是,关于同富裕工业用地,政府早已作出决定,由政府出资投资开发和经营管理。至此,江翔公司随即成为了一个空壳公司。
  自从江翔公司成立至今,并没有获得除黄廷光、张珍生、杨亚三以外的任何其它人的股本投入(其中借用政府的100万注册资本在公司注册完成后即刻归还了政府),也没有获得《强企富民办法》划拨的集体资产即“同富裕工业用地”和“其它的“商业用地”扶持;以获得政府划拨土地支持为目的的《股东名册》从根本上失去了它存在的意义。所以,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认为被登记在册的人员就一定是江翔公司的股东。
  (2)《强企富民办法》与《关于进一步理顺光明地区管理体制问题的通知》(深府【2002】95号)政策制约给江翔公司发展初衷带来的问题。
  根据市政府于2002年6月10日下发的文件《关于进一步理顺光明地区管理体制问题的通知》即深府【2002】95号文,实施正式撤销“光明农场建制”,将原光明农场体制“一分为二”,光明街道办事处作为宝安区政府的派出机构,负责光明地区的行政管理职能;而由“原光明农场”变更为“光明集团公司”,则下放给宝安区作为区属国有企业,不再承担社会行政管理职能。
  这份市政府下发的文件还规定:“光明地区54.6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市规划与国土资源局已登记发证,建成区的土地由光明集团公司按规定继续使用;其余土地的使用权由市政府予以收回,统一控制和规划管理,以后根据发展需要适时开发建设。”
  由于“政企分开”,所以光明集团不再承担社会行政管理职能,公司性质为国有企业。
  由于《强企富民办法》失效,江翔公司陷入沉迷无助状态。江翔公司按照《强企富民办法》所制作的《股东名册》根本没有达到获得集体资产(划拨土地)的目的,原注册资金在公司注册成功后又立即归还给了政府,江翔公司随即成为了一个空壳公司。黄廷光、张珍生、杨亚三面临这接踵而来的打击,如梦初醒,但也不得不接受《强企富民办法》失效的事实。在当时的环境下,以《强企富民办法》名誉成立的25家公司中,就有7家侨民公司因此而倒闭。而原居民公司因成立时间较早,基本上都获得有原光明农场呈批的工商用地使用权。
  自从《强企富民办法》失效后,公司4人(3名股东加1名文员)陷于了一筹莫展的局面。但当大家回顾自己从越南回国迁徙到光明农场的艰辛路程,大家认为应该咬紧牙关、鼓起创业但勇气,继续努力支撑下去,不为什么,只想为侨民争口气!于是公司4人商议,既然公司的发展依赖不到政府,那就得够靠自己的努力,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其中,股东之一张珍生从家里拿来父母亲的《房地产证》做抵押申请安装水电表的开户、法人代表黄廷光用自己多年在外面做推土工程获得的利润垫支了公司经营开支。就这样,艰难地维持着江翔公司的经营。
  没有了《强企富民办法》的扶持,公司还要发展,为此公司不得不接一些别家不想接的“杂活”和零星工程来维持公司生存。经黄廷光、张珍生、杨亚三个公司股东(以下称“黄张杨股东”)决策,找光明集团协商,通过承租鱼塘、果树、耕地等方式来发展公司经济,从中赚取管理费用。
  江翔公司自从成立以来,一直依法依规、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在困难时期,除了给文员每月支付300元工资外,其他人员,包括黄廷光、张珍生、杨亚三等股东和帮忙的工作人员最长有连续2年没有拿公司的工资。在水电费用都无法承担的时候,只好把辛辛苦苦积累下的资产转换为现金艰难度过。但是,对此,以上11人则到处向村民散布谣言,污蔑说:“董事长贪污,把公司资产卖了!”
  但是,大家都没有想到,并没给公司带来任何利益的所谓《股东名册》,会成为今天那些企图不劳而获者用来无理获得私利的所谓证据。
  (3)江翔公司的资产来源和流失。
  江翔公司在沉迷了半年之后,经过法人代表黄廷光不断努力,与光明集团属下圳美奶牛场协商,于2002年10月,终于承租下了圳美奶牛场位于石介头村的55间临时宿舍,租金是550元/月。本来想通过租赁和转租获得一些差价收益,没想到,很快就被村民以向江翔公司租房但却不交房租的方式强行霸占使用,致使当时希望能够维持公司相对持久发展的资源就此流失,霸占租赁房产人员有所谓《股东名册》中的人员,也有不在该名册中的人员,经江翔公司多次劝说无果,房屋霸占事件一直持续至今得不到解决。
  直到2003年的6月,公司开始向圳美奶牛场租赁了90.5亩的橡草地。当橡草地租赁下来后,没想到,就在公司砍光了第一批像草和荆棘后,所露出的干净地面在一夜之间又被村民种满了果树,公司与之交涉无果,还被村民拔刀威胁,并且破口大骂。为了维护社会稳定的大环境,公司又不得不妥协,所租赁的土地又只能眼睁睁地被村霸霸占。
  为了公司继续发展,公司接着又向圳美奶牛场承租了30多亩橡草地和石介头村口的6亩闲置耕地。为吸取之前教训,对于仅剩下的38.5亩地(包括像草地和耕地),公司花钱专门聘请保安人员日夜坚守看护以至于不被村霸无理占用。
  (4)江翔公司的财产积累和形成
  2003年年底,江翔公司黄张杨股东将位于大马山部队旁的32亩橡草地通过招商引资方式与投资商签署合作协议,约定由投资商出资建临时厂房,公司每月收取临时厂房的土地租金,并规定“在租赁期内若政府征收,物业80%产权归投资商,公司占20%”。同时约定:在建厂房时,若投资商施工过程中受到任何个人或单位阻挠,因此造成投资商的经济损失由公司负责赔偿;在租赁期内前三年,无论任何个人或单位,以及政府有关部门以任何理由清拆乙方所建成的厂房和宿舍,公司应以厂房和宿舍建筑面积按每平方米200元计算补偿投资商,第四年为每平方建筑面积补偿为140元等,如此类推计算。
  在投资商建造临时厂房(砖墙+铁皮)期间,不停受到村霸的阻挠,公司黄张杨股东三人不得不自己出钱出力,为投资商解决各种问题。
  2005年,公司黄张杨股东三人决定把发展重心放在公司租用的石介头村口的6亩耕地上,因考虑到用地面积太小,不好招商引资,后来再又征收了部分村民自留地,又以法人代表黄廷光的人脉,同样以引进开发商进行投资建设的方式兴建了江翔工业园。因为公司根本没有资金,所以由投资人出资建设,并合同规定建成的物业80%产权归投资商,公司占20%。工业园在兴建期间,同样的不停地受到村霸的投诉和阻挠,以致在开工期间不得不经常停止建设,直到2006年,正好在复工期间,公司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和资金办理好“复工证”后,江翔工业园建成。接着,石介头市场也以同样的招商引资方式建设完成。
  综合以上事实可见:江翔公司的财产积累和形成,至始至终,除了公司黄张杨股东三人外,并没有任何人出资;并且,在公司经营发展过程中,从未有过任何村民或以物、或以资、或以体参与过江翔公司的发展;相反,在江翔公司的经营发展过程中,公司依法依规的经营活动和经营成果却屡遭村霸的种种侵害!
  (5)村霸再次因利益问题发生抢夺而导致形成“976股东名册”。
  在2010年7月,政府规划修建“圳辉路”涉及需要征收位江翔公司于大马山部队旁临时厂房,江翔公司因此而产生征收利益。所以,事隔八年之后,江翔公司又因利益问题再次引发了村霸对公司的抢夺行为。村霸通过蒙骗蛊惑村民,并利用村民古秀萍为石介头村民争取利益的好心,欺骗古秀萍说:”江翔公司拿了我们的名字去向政府申请了用地和补贴,现在得到利益后要独吞。”这次,村民采用的是上访方式,企图以人多势众来逼迫公司妥协,将所有征收款全部分完给村民。由于以古秀萍为首的代表向江翔公司寻求协商以和谐的方式解决与所谓“股民”的纠纷问题(其实是违背村民的意愿暗中进行),所以,在2015年1月,公司考虑到配合政府维稳的情况下,在原本就没有获得过任何利益的所谓《476股东名单》基础上,将所有带有石介头户籍身份的侨民都纳入到了公司节日福利发放的范围,增加该名单的举措原本是考虑作为日后发放过节慰问费用的财务依据,名单一共扩大增加了524人(注:所有新增人员和原先在册的人员一样,也没有对公司的经营或股份有任何出资行为),至此,形成了所谓“976人名单”,事后,公司每年两节定时的给大家发放过节慰问费,公司当时的想法很单纯,就是希望本村维稳,不再闹事,同时也为本村村民的慈善事业尽一份心意。
  公司在制作“976股东名册”的过程中,并非是按法律规定的“增资扩股”形式所进行,也没有任何的政策法规支持。而是公司一厢情愿的叫村民来登记就形成的造册内容,如同书写报告的编写方式,就将524人编写纳入。所以,“976股东名册”中,除了工商登记注册的黄张杨股东三人享有实质性股权以外,其他的973股民全部都不具有江翔公司的实质性股权。
  必须说明的是,在这新增加的524人其中,如:陈荣福家族、龙泽家族等,是原来都不愿意支持登记在江翔公司的,而是选择登记在圳美的《深圳市景晟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何国南家族等是登记在碧眼村的《深圳市侨慧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或《深圳市侨泽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其实,他们一开始都是看不起以黄廷光为法人代表的江翔公司。但是,当江翔公司排除万难,在经营发展中创造和积累了可观的价值后,这些人均被利益所驱,枉为小人,而不再承认江翔公司发展的历史事实。
  (6)江翔公司物业因被征收产生利益,以致再次发生“704股东”对公司的抢夺事件。
  2017年9月,因为江翔公司配合支持了新湖办事处《关于光明办事处原农场职工54万平方米发展用地二期选址地块》和《中山大学·深圳附属配套设施》项目的土地整备征收工作,于是引发了由许惠海、林斯兰、陈荣福、谢亚二、李门生、郑广娇、陈汉彪、关官生、项光文、严义章、卢其光等11代表怂恿693人联名的上访和起诉事件。
  二、关于江翔公司股份权属的公证事实,以及发生强霸公司、破坏公司正常生产经营活动事件的事实。
  (1)关于江翔公司股份权属的公证事实
  2018年9月18日,宝安区人民法院审理判决(民事判决书(2018)粤0306民初4041号等704宗,):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确认704名原告系江翔公司的股东。
  (二)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包含:1、要求确认其持有公司0.125股股权;2、解除原告与第三人的委托持股关系;3、被告与第三人共同配合原告办理工商变更登记;4、由被告承担诉讼费用。”
  2018年12月27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维持原判。(民事判决书(2018)粤03民终24896-24902、24906-24998、25507-25547号)。
  江翔公司虽然是以“强企富民扶持政策”为名誉而成立,但江翔公司股东的持股比例多少则应按照公司股东的实际投资情况,由公司按照《公司法》对股东的持股比例进行合理安排。
  (2)江翔公司被强霸并正常生产经营遭到破坏的事实
  由于704人的身份并不符合“强企富民扶持政策”规定的股民要求,即他们从未依法向公司出资或者认缴出资;他们没有受让过或者以其他形式继承过江翔公司的任何股权。所以,江翔公司依据法院判决书作出“704人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获得江翔公司股权”的决定。到目前为止,江翔公司的股权依然还是原工商注册登记所确认的黄、张、杨三人名下,也并未发生任何改变。
  当许惠海、林斯兰、陈荣福、谢亚二、李门生、郑广娇、陈汉彪、关官生、项光文、严义章、卢其光等11人知道了704人没有得到股权的情况下,在政府清拆已征收的江翔工业园时,11人继续带领闹事村民前往阻挠,完全无视“扫黑除恶”的社会大环境,采取向政府施压的手段,并企图通过政府向江翔公司施压以达到满足他们种种无理要求的目的。甚至为了让江翔公司董事长难堪,以欺骗的手段把董事长90高龄的岳母强行拉到清拆现场,完全不顾老人的人身安全,为达到他们的目的而不择手段。
  以上11人已经清楚地知道,他们原本欺骗村民所说:“每人只要交一千元就能够帮助大家跟公司打官司,打赢官司每人分得20~30万利益”的承诺无法兑现,为此,在2018年12月29日清拆江翔工业园厂房的当天做出种种违法闹事行为(闹事的也只是三、五十人,并非所有704村民都参与)。
  江翔公司自从成立以来,一直依法依规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当然在艰难时期,在连工资都无法支付、灯油火蜡都没钱续上的时候,只能选择把辛苦累积的资产转换成现金。对此,以上11人则到处向村民散布谣言,污蔑说:“董事长贪污,把公司的资产卖了!”
  (3)11人非法侵占江翔公司办公场所案发时间和过程
  2018年12月31日下午(元旦假期),许惠海等11人非法闯入霸占了江翔公司办公室。
  晚上11时30分左右,江翔公司员工唐尚强发现公司董事长的办公室和财务经理的办公室已被他们强行撬开,进去阻拦并对现场进行拍照取证,但被该团伙一边大骂,一边以武力将其推出公司门外。唐尚强随即向公司董事长黄廷光汇报。在了解情况后,同时向圳美警区报警,但当干警到达现场时,同样被该团伙无视并推出门外。
  2019年1月4日,公司经理杨亚三分别向圳美社区工作站、新湖街道反映后,又亲自到新湖派出所要求立案,并做了笔录,然后,派出所派出了3名技术鉴定员和杨经理到案发现场,但警察刚走入江翔公司办公室的大门就被无视法纪的团伙成员李家富、李门生推出门外。据悉,其它的办公室和财务室全部都被该团后成员撬开并换上他们自己买的门锁。公司内部财物(6台电脑、相机等)以及公司财务资料等是否有丢失或遭到破坏目前均无法获得确认。
  期间,他们还破坏了江翔公司原有的监控设备,换上他们自己买的监控,整个办公楼包括门前停车场全部被该团伙非法霸占。
  随后,许惠海、林斯兰等成员开始在石介头市场及商铺(注:市场一楼是江翔公司的物业,二楼以上是合作商的物业)派发罢免公司董事长及经理公告,为开始强收市场摊位租金的违法行为作好铺垫。
  2019年1月18日,11人代表以停水、停电、铁链锁门等手段威胁我公司在石介头市场承租的客户要向他们交付资金才能经营。后来,一楼商铺、仓库和二楼工艺品厂为了不耽误生产等迫于无奈,只能交钱恢复正常经营。因一楼卓越公司办公室拒绝向他们交钱,他们就在卓越办公室的大门锁上了两把大锁,卓越办公室已报警处理,圳美警区警长有到现场视察。
  一个月之后的2019年2月18日下午7点钟左右,11人代表又以一个月前同样方式威胁江翔公司在石介头市场承租的客户交钱给他们。
  到目前为止,该团伙仍然以威胁、强霸等方式非法收取江翔公司客户租金,且不出具任何票据给客户。
  因与江翔公司合作的卓越公司无法获得正规票据而无法支付相关支出,他们的办公室大门至今仍然被以上违法人员紧锁,至今无法正常上班。
  经江翔公司向客户了解,以上非法收取市场商铺、仓库、厂房等租金和摊位费的参与人员为:许惠海、林斯兰、陈荣福、谢亚二、李门生等。具体收取金额如下表:
  石介头市场摊位费被强迫收取明细表
  位置 单位 金额(元) 说明
  二楼 工艺品厂 26,400.00
  一楼 五金店 2,000.00
  仓库 8,000.00
  明华伟物业办公室 5,000.00
  杂货店 1,000.00
  天天粮油店 3,000.00
  合计 45,400.00
  注:该团伙每天收摊位的费用未计算在内。
  三、请求和建议
  请求:对于以上“鸠占鹊巢”的现实版!我们恳请政法部门领导协调公安部门公平公正的处理此事,还我们良好的经商环境。
  建议:(1)对于破坏公司正常经营活动的人员按照法律法规办事;(2)关于公司股权,按照法院判决书的内容执行。江翔公司虽然是以“强企富民扶持政策”为名誉而成立,但江翔公司股东的持股比例多少则应按照公司股东的实际投资情况,由公司按照《公司法》对股东的持股比例进行合理安排。
  发此帖是希望社会公论自在人心以及希望704人能够扣心自问,他们的过节费是怎么来的?他们对公司有过怎样的支持和贡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