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内政策 社会万象人事任免 高层领导 地方热点 时政要闻 金融财经 网贷资讯 健康知识 科技资讯 新虐军事新虐论坛教师资格麻城网站目录天天特价网贷平台教育免费试用

京师又令控水价

记者:地方新闻网 时间:2018-08-03 15:50  来源:网络整理
相关阅读金融财经】:银谷,国金宝都好好的,你们
金融财经】:泊洋金融:澄清公告,造谣者
金融财经】:投之家现在的工商登记股东又
时政要闻】:绵阳各江河受暴雨影响发生较
高层领导】:周迅陈坤《诗眼倦天边》首曝

  京师又令控水价

  日头刚刚从西山头落下,未庄村头的大樟树下,吴老头和李四狗坐在石头上。
  “秀才娘子昨天上吊死了”。吴老头说。
  “啊!怎么会这样?”李四狗刚从外回来,吓了一跳。
  “可惜了,一个好人呐。前些天,秀才半夜偷偷去河边挑水,刚好王胡给赵家当水丁去巡夜河,撞着了,当场把水桶砸碎,人也抓了。赵老爷派王胡把秀才押到县衙,县太爷判了个私偷官水,把秀才关进班房里,听赵家的水丁说要关好几年呢。秀才娘子哭了好几天,找不到人帮忙,有天晚上就去找了赵老爷。”吴老头说。
  “那不是羊入虎口么?赵老爷一见秀才娘子就眼珠子移不开的。”李四狗说。
  “不就是么!到四更天,秀才娘子才从赵老爷家小门出来,吴妈一早去临水湾菜地,刚好看见的。”
  “那秀才呢?”
  “第二天就放回来了。回到家一开门,发现秀才娘子已经吊在床头了。”
  “哎,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走了。”
  “哎,好好的一个家,就这么没了。”
  “秀才娘子可是几十里有名的美人胚子,又贤淑,知书达理,当初嫁过来时谁不说秀才祖上有德。真真是可惜了。”
  “唉,吴大牛的儿子,本来今年去考秀才的,家里的一点钱全花在买水上了,只好不考。”
  “李麻子死掉三年了,剩下小孩和生病的老婆。他老婆的病,郎中说只能喝稀不能吃干。他小孩也孝顺,这么多年来每天几十个铜板担水给他娘煮稀饭,祖屋都卖了,娘俩借住在村尾的猪棚里。”
  两人沉默了一阵。吴老头又说:“自从官府规定井河水官有后,俺们老百姓喝水可就苦了。前些年一桶水两个铜板,去年四个铜板,今年涨到五个。咱家再怎么节省着,两桶水总少不了。一年下来,三四亩地算是白种了。水贵了,以前我爹抽水烟,现在我抽旱烟。听阿Q说,鲁镇上窑子里的姑娘,走旱路只要半价,说是省水。”
  “鲁村赶牛的陈老三,家里实在买不起水,偷偷去自家田沟里舀水来喝,结果被鲁老太爷的家丁绑在村口树上打,说他非法经营饮用水,还要没收那块水田,说是非法经营的工具。”
  “要是咱门外那口祖宗留下的井还归咱家,就好了。哎!”李四狗叹口气说。
  “做你的春秋大梦!”吴老头石头上一磕旱烟管,骂道:“赵老爷家的师爷早说过了,摔土之滨,莫非王土,就是说地上摔块石头砸个坑,冒出的水也是官府的。那口井官府能不收回去么?你要是祖坟冒烟,就去赵老爷家走走门路,把那口井承包个几年,也算发点财。”
  这时候,老夫子踱着步子过来了,“三年一轮的河井水承包换标,月底又要重新开始了。你俩老家伙不去试试?”
  “你个死老夫子!”两人一起骂,“这是我们这穷光蛋有份的事?三年一轮,哪轮不是归赵家的?”
  “每次换标前,赵老爷都要送一马车箱子进县衙。我姑妈的表弟就在县衙当班,听他说,箱子一打开,里面全是白花花的银子,耀花眼呐!”李四狗说。
  “那么,上月新换县太爷了,按规矩,就要在每村的河道加卖一个取水口,价高者取,你们也可以试试么。”老夫子慢慢踱着步。
  “呸!这么多年,哪次不是赵家独吞,隔壁钱村的哪次不归钱老太爷家。你个死夫子,戏弄穷人呐!”
  “不过,前天京师两府开会,八百里加急官文到了县衙,说水贵伤民,要各地官员严控水价上涨。县太爷昨天一早,就在县衙大堂上举拳宣誓,要忠心完成任务。”老夫子踱着步,抬头向天,不知看着什么。
  “真的?那可是大好事!”吴老头猛地开心起来。
  “屁用!”李四狗啐了一口。“限水价的官文发了十多年了。上个县太爷时,京师就来过官文要限水价,县太爷还召集了全县的河井承包商,在县衙前列成方阵,一起举拳宣誓控水价。县太爷高捧京师官文,说欲限水价,必增供水,当场宣布每村加卖两个取水口。赵老爷连夜又派了一辆马车进县衙。结果呢,一桶水两个铜板涨到四个,今年又涨到五个。以前我家一天用两担水,今年只能用一担了。”
  天色渐渐暗了,吴老头和李四狗也慢慢沉下来,老夫子在树下来回踱着步。
  一个穿着水丁服的年轻人快步走过,去河边夜巡。
  “咦,这不是吴大牛家小子么?怎么不去考秀才,当起赵老爷家的水丁来了?”老夫子斜着脑袋,奇怪地问。
  小年轻停下脚步,礼貌地鞠躬称呼了,对道:“父亲说了,家里钱不够每天买水的,没盘缠去考秀才。另外,钱老太爷家的假洋鬼子,去美利坑国旅游了两个月,就拿到进士证书了,说回国后能按朝廷殿试第一等的进士及第来录用。我想,这穷人家读书的路也算是死了,还是在赵老爷家当个水丁吧。好歹读过几年书,衙门来人时也能用个应答,能混口饭吃。”
  老夫子愣了下,刚要说话,听到村尾有人大叫:“快来人啊,李麻子家女人上吊了!” .
【编辑:admin】